第十一章 阴山之下(1 / 2)

(1)

娄家的商队修整了一日夜,如今可谓精力充足、士气旺盛。

许多人在路上时便开始热烈畅想到达御夷镇后的滋味,计划在御夷如何安顿落脚,如何闯出一番天地来。

那些小厮之间大多仅仅相识几日,如今业已能够在朝阳之下高谈阔论、聊古谈今,其中自然少不了娄家小姐在他们中间苦心经营起到的作用。

若是行伍内原先林立的派系无法被顺利分化兼容,仅仅依靠虚妄的承诺和一纸契约,根本不足以驯服这些出身经历各不相同的人。

为了想出尽可能平和且不失身份的手段,想必娄菁华在背后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,尽管有赵括这位行商经历丰富的“老前辈”助阵。

只是这一日的娄家女儿看上去却好似连日劳累不堪,居然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,听着外面小厮们的叽叽喳喳,不一会儿便酣睡了少顷。

少时,几声如雷震般惊悚的呼喊声报复似的穿透了她的脑颅,吓得娄家女儿也跟着大嗔了一声。

“娄小姐,娄小姐!赵公子找你有事情,我们遇到了一伙牧民……”

娄菁华听罢,旋即撩开马车的门帘,正准备耍一通脾气,却看见御马的小厮韩崇怯生生地关心了一番,心头霎时冷了下来。最后一把推开了那无赖,颇为飒爽地跃下马车。

“怎么大家都停住不走了,御夷镇到了吗?”

赵括指着远处的云端回道:“御夷镇就在几十里外,菁华你看,那便是阴山!”

娄菁华连同她身旁的小厮们都不约而同地定睛远眺而去,发现在百千里外果真矗立着一片连绵的山脉。它高耸入云,白雪皑皑的顶端藏入到叆叇的云层里,若隐若现,其下面山体的轮廓由此显得格外清楚,清楚得不像是真实的。

人们看见这样的景观时,首先都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甚子问题,因为常人看不见如此远的东西。可如果那物体大得无法想象、高得无法形容,一切又都得重头说起了。

“哇啊……怎么幼时从来没注意到过,此情此景,着实让人瞠目结舌!”娄菁华如此回罢,赵括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位黄须黄发的鲜卑武士,又一次把娄家女儿惊了一跳。

“他……他是谁!”娄菁华难掩惊慌失措的心情,甚至一度想躲回到马车里寻求庇护。

“小人拓跋忡,是赵家的门客,此行奉家主之令前来保护南迁过冬的牧民,不料,却碰上了大少爷你!”

娄菁华见这鲜卑武士体格修长精壮,腰上还配有弯刀,顿时心中又生怯意,回道:“那……你找大少爷,干我何事?”

“小人听闻是娄家小姐出资出力送大少爷回来,心里头不甚感激,所以想有什么事都先告知你一声。”

娄家女儿听罢,慌慌张张地把赵括引到一边,悄悄地议论着:“这家伙是谁啊,看上去一点都不好惹!”